Mer

雷安真好

【Claim Me】Chapter 1 Prelude

Typewriter:

  【1】




  雨点击打在窗户上,万千条小蛇扭动着下滑,不久便氤氲出一团雾气。




  9号桌的暴脾气先生囔囔着脱去了外套,用力拍打桌子要求餐厅经理把空调打开。坐在角落的老夫妇透过老花镜吃力地看着菜单,一旁的侍者滔滔不绝地推荐着餐厅最昂贵的菜品,并时不时偷空朝经过的同僚眨眨眼睛。不知从哪来的白光把钢琴师的脸照得死白,他目光呆滞地盯着正前方的琴谱,瘦削灵活的手指在琴键上来回游走,奏着烂熟于心的曲子。淘气的小男孩在餐桌间隙奔跑,用一根没啃干净的骨头引诱着一只白色的拉布拉多跑出餐厅。匆匆赶来的餐厅经理差点踩在了那只小狗的尾巴,他急急侧过身一避,有礼地向顾客报告冷气已开,并顺势鞠躬祝大伙用餐愉快,没夹牢的钢笔从他的上衣口袋滑落出来,滚到了7号桌底下。




  哈利抬起左手,人们停止了移动,交谈声逐渐淡去,时空彻底静止在他眼前。




  他绕开端着托盘的服务生,来到9号桌旁看了看暴脾气先生。未能在表情上提取什么有用的信息,他拿起了那位先生的呢绒外套,将手伸进深深的口袋里,掏了半天掏出一盒所剩无几的骆驼香烟。他又走到那位老夫妇旁边,取走了老妇人的老花镜,检测一番后与侍者站到了一边,顺着侍者的眼神看向那位穿着超短裙的金发女郎。他走上前伸指在她那烈焰红唇上轻轻一刮,劣质口红随即被蹭掉一块。他迈上台阶,坐到了钢琴师旁边,举起后者悬在半空的手,摸了摸他生茧的指腹,而后跃下高台,掠过搂着狗狗的小男孩,直直向餐厅经理走去。顺着她瞳孔所注视的方向,他弯下腰,单膝撑地,他的手穿过了柔软的白色桌布,摸到了一只钢笔。




  罗恩张大嘴巴好长一段时间没能说出话,最后结结巴巴极为艰难地吐出一句:“伙计,你…你怎么知道桌子下面有东西的?这是变魔术还是怎什么把戏?预言家?”




  闻言哈利偷偷瞥了瞥瞠目结舌的罗恩,然后两眉弯弯咧嘴笑起来:“侧写。”




  “酷。”罗恩找不到别的词来评价他的新搭档。




  刚开始金斯利安排他们一起查案时,罗恩可对这个又瘦又矮的搭档没什么好感,直到这位哈利波特先生当着他的面表演了一场魔术,他才彻底改观。罗恩喜欢魔术,从小就喜欢,谁不喜欢能从高筒帽中揪出兔子和彩带的人呢?那些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彩带,莫名其妙出现的白鸽和永远倒不满的红酒杯,还有暗藏着无数玄机的扑克牌……




  “你能教教我吗?”他十分恳切地望着哈利波特。




  “教你什么?”哈利扬起眉,一边旋开了钢笔盖。




  “你的这个把戏,或者侧写,管它叫什么。酷毙了。”罗恩感叹着,他突然有些激动地凑上前几步,“你会读心术吗?我从一堆打乱的牌里随意抽一张,我看一眼后把它们放回牌堆里,然后你会猜中它是什么。”




  “我会吗?”哈利往后挪了挪身子,腾开一点空间。




  “当然!如果不是你有透视能力,你一定就有预测未来的能力。你知道跪下身能从那个桌子下掏出什么东西。或许它就是此案的证物之一——我们在办案时这么随意地聊魔术是不是不太好?但你得承认魔术很吸引人。弗雷德和乔治总喜欢学些小把戏在家庭聚会上表演,精彩极了,可他们总是故意守着秘密不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不会这么对我吧哈利,你总是这么乐于分享。”




  哈利用钢笔在纸片上轻轻一划,他将纸片举在灯光下端详,一抹暗红色在纸片上晕染开来。他凝神看了一会儿,思索着,然后侧过脸朝搭档笑了笑:“不,罗恩,这不是预测未来。我只是能——重现过去。”




  【2】




  赫敏咬着笔头,紧锁着眉,这份总结报告甚至比她的毕业论文更为棘手,她完全不知道怎么下笔。




  死者死于窒息,但要不要提到她的喉咙被戳开了一个洞,喉管被灌满了红色墨水?金斯莱不会喜欢这些细节的。这种怪异的杀人手法总会吸引媒体的注意,经由记者们添油加醋一阵疯传,恐怖将笼罩整座城市。更糟糕的莫过于吸引来热衷犯罪却缺乏灵感的模仿犯,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思维,仿佛能从高仿别人的犯罪中获取快感。




  她叹口气,决定简单地报告死者的死因,以免刺激到那些热于猎奇的潜在罪犯。




  事实上金斯利并没有多看她的报告,只是走形式地看了一眼便飞速地签了字让她存到档案库,他已经被一连几起悬而未破的案子折腾得心力交瘁。警局在他的带领下蒸蒸日上,好景不长便被一个横空出世的连环杀手搅了局。半年内这位反社会人士接连作案,肆意妄为地用稀奇古怪的手法杀害了三个市民,却依旧逍遥法外。




  证物组大费周章交叉比对了现场的指纹,但依旧没法找到相似的指纹。凶手是男是女?年龄区间?心理安全区?他们对这个人一无所知。




  金斯利不得不向邓布利多请求支援,临时征调了多名犯罪侧写师,通过观察现场还原出罪犯的特征。这个侧写师团队的确协助了警局解开了不少疑难并准确预测了几个惯犯可能行凶的下一个地点。但他们对金斯利最想逮的人没有丝毫办法,这名杀人犯的手法太干净了,他们无法展开任何联想。




  调查就这样陷入了瓶颈。上边不断催促着他破案,外边蹲着闻风而动的媒体,下边还有一个没法取得进展的团队。




  金斯利抓着耳朵两边的头发往外扯,最后泄气地拨通了邓布利多的电话,愤然又绝望地喊:“我要哈利波特明早出现在警局门口!”




  “这可能不太合适,局长。”邓布利多慢悠悠的声音从听筒的另一边传来,“他还在度假。”




  “讲讲道理,邓布利多!已经有三个人横死在外头了!这是在挑衅警局的权威!”




  “不是我不愿意帮这个忙,我同你一样牵挂着市民的安全。但他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你我都不愿意他受到刺激,做出一些——我们都不希望他会做的事。”




  “得了吧!有什么比一个连环杀手更恐怖的存在?我敢说除非我们逮到他,这混蛋绝不会停手。帮个忙,将我的意思转达,你没有权力替哈利波特做决定,我相信他会很乐意帮忙!”




  “你有一个如此棒的团队,为什么非要哈利帮忙不可呢?”




  察觉到邓布利多口风有些松动,金斯利急忙趁热打铁:“格兰杰善于文书,韦斯莱枪法精准,马尔福解剖高超,再加上你送来的一堆侧写师——我承认这是个精英战队,但事实是即便他们一齐努力,凶杀案还在继续发生。让哈利来吧。如果他也失败,我保证不再麻烦你。”




  得到应允后金斯利长长松了口气,他无力地安放下话筒,倒在旋转椅上。敲门声响了三下,金斯利朝来人喊了声进来,便看到他的法医抱着一叠文件走了进来。




  金斯利屏住呼吸,小小声地低呼:“上帝!德拉科,别告诉我这是第四个。”




  “不是。但看样子如果不逮住他,我们马上就会有第四个了。”德拉科顿了顿,见金斯利脸色铁青便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他轻咳了一下把手里的文件往前递了递,“这是前三个死者的详细尸检报告,或许你想过目一下。”




  “直接拿去给那些侧写师吧,他们会更需要这个。”金斯利摆了摆左手,用右手撑着头,他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他太久没能好好睡上一觉了,等他逮到这个天杀的罪犯,一定要一连几天睡个自然醒——




  “那群靠想象还原现场的人?”德拉科抿了抿嘴,“无意冒犯,但我不认为他们的方法能取得进展。”




  金斯利再也压抑不住他内心的焦躁和愤怒,他猛拍桌子站起了身,指着德拉科的鼻子大吼道:“自以为是的小混蛋!你以为我会给一堆靠幻想预言的人发薪水吗?!绝不!他们会的不仅仅是想象,是逻辑关系的建立!现在给我滚出去,通知你的同事们腾出一张办公桌,明天你们将有幸见到最顶尖的侧写师。我不希望他刚来就被你们乱糟糟的桌子刺激到神经,然后又回去度假。”




  德拉科往后缩了缩避开了金斯利的食指,他动了动眉毛,凝视着金斯利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你是指哈利波特吗?”




  金斯利深呼了几口气,他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他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左手与右手扣在一起放在膝盖上,仰视着站在办公桌前的人:“对此有什么疑问吗,法医先生?”




  他挤出一个假笑:“没有。我会通知他们的。”




  说完他背过身推开门走了出去,并将夹在报告板上的钢笔放进了上衣口袋。




  


……………………


TBC


题目可能刚开始看会有点奇怪,但看到结局就会知道啦w。

评论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