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

雷安真好

【Claim me】Chapter 3

Typewriter:


  【1】
  罗恩希望了解到更多关于哈利波特的信息。不仅是因为受妹妹金妮所托,他自己对这名神秘的救场嘉宾也十分感兴趣。哈利波特有女朋友吗?他为什么成为了一名侧写师?是阴差阳错选砸了专业,还是天赋异禀被邓布利多相中指引了人生轨迹?他住在哪里?
  可惜的是哈利波特有很强的戒心,即使他们是可以一起下班去酒吧喝上一杯的好朋友,每当罗恩试图打探这些消息,哈利总会婉转地绕开话题。罗恩把自己的这种刨根问底归结于职业病,警探当久了,无论与谁交谈他总是有意无意地用上套话的技巧,套话成功或套话失败,直到谈话告一段落他才反应过来,并为刚才自己的行为骄傲而略感惭愧。他不是故意注意到哈利闪烁其辞的回答,也不是有意追问对方一直回避的问题,这大概是一种惯性。
  罗恩韦斯莱意识到了哈利波特出于某种原因在刻意避免谈及自己的过去,紧接着便不假思索地渴望把哈利深藏的秘密挖出来,就像小时候玩的寻宝游戏一样。
  鉴于哈利是他的同事,威胁恐吓的手段不太合适,因而罗恩警官暗自盘算是否能够借助酒精。


       【2】
  整整一周过去了,警局管辖的范围都风平浪静,金斯莱心情大好地称赞哈利波特是邓布利多送来的幸运星。即便他尚未协助警察抓住在逃犯,至少他的到来震慑住了那个连环杀手,使他不敢为所欲为。
  罗恩借机把哈利拖进酒吧,一杯一杯地灌他啤酒。脱衣舞女把大腿架在钢管上,一勾脚跟彻底甩掉了摇摇欲坠的高跟鞋。而后她慢悠悠地放下腿,在一片口哨声中脸带媚笑着撩起发丝,背抵钢管慢慢蹲了下来,张开嘴含住了一位男士递上的烟。她吐着烟,透过迷雾用猫一样的眼睛贪婪地盯着吧台旁的罗恩和哈利。
  罗恩紧张地拽了拽领带并咽了口唾沫,他被看得很是不自在,甚至有些害怕。他偷偷瞥了一眼哈利,因对方的镇定而倍感惊讶。
  哈利看了罗恩一眼,把正在偷看自己的搭档逮了个正着。四目相对后他简短地说:“我们离开这吧。”
  罗恩完全同意这个提议,他喝掉了吧台上的最后一杯啤酒,给了酒保一些小费后抓过一旁椅子上的大衣便要往外走。他的左手刚穿过大衣的袖子,便发现自己穿反了,别扭着想脱下来,哈利站在一旁想要帮忙,却忽然听到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酒馆里的灯光消失了,黑暗的降临使得原本嬉笑打闹的人群爆发兴奋的尖叫,舞池里的人扭动着躯体,在黑色的掩护下暴露平日深藏着的疯狂。


       【3】
      人声鼎沸,一片混乱中他们不得不凭借罗恩的外衣作为纽带确保两人不走散,罗恩半扯半拽试图把哈利带离这个群魔乱舞的地方,等他好不容易抵达门口却发现大衣的另一端是个醉眼朦胧的发福中年人,正高举着酒瓶放在耳边大喊警察救命,他被红发会的人绑架了!
  罗恩好不容易才夺回自己的大衣,他看向酒吧,里边出现了一道晃来晃去的光束,人们下意识地抬起手,遮挡住眼以适应光线。他们开始嘟囔抱怨,命令那个引来光的混蛋关掉他的手电筒。
  “停下!”隐约中罗恩听到哈利的声音。
  “停下来!”这一次他听得更清晰了些,直觉告诉他哈利需要他的帮助,于是他也跟着哈利大喊“停下来!”
  并没有人理会他们。罗恩被挤在外围进不去,除了一束晃来晃去的光,他也看不到哈利的影子。他有些莫名的慌张,并警觉起来,他的手摸向了枪袋以备不时之需。就在这时酒吧里的光束变成了两道,有一部分人的注意力被新添的光束吸引了过去,躁动的人群慢慢安静下来,有些人甚至傻笑着打开了手机的照明功能,高举手机轻轻摇晃把它当荧光棒使。
  当光束越来越多足以照亮整个大厅时,酒馆里的喧闹瞬间变成了死寂。那个身姿婀娜的舞女被钢管钉在了台上,她的舞衣不翼而飞,赤身裸体地暴露在众人眼前,宛如一尊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略有区别的是背部的血洞源源不断地涌出鲜血,从与钢管衔接的缝隙处滴滴答答地掉落在地上,像玻璃弹子落在水晶板上的声音。
  酒吧里的人尖叫着逃窜,罗恩韦斯莱脸色苍白,他颤抖着嘴唇竭力阻止在场的所有人离开酒馆,却被蜂拥而出的人群硬生生撞到一边。不到片刻熙熙攘攘的夜店已变得空荡荡的,罗恩有些呆滞地看着站在桌子上的两个人,裹紧了大衣。
  “在这里见到你真是意外,波特。”马尔福按掉光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并有些羞辱性地伸了一只手予波特,协助他从桌上下来。
  “彼此,马尔福。”哈利也关掉了照明将手机揣进兜里,他瞥了一眼马尔福的手却没有握,踩着椅子走到了平地上。
  “你在这里做什么,带手术刀的。”罗恩有些怀疑地眯起了眼。
  “我也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带枪的。”马尔福轻蔑地挤开他,走出了酒吧大门。
  几个街区外警笛呜呜作响,雨已经停了,地面仍旧潮湿。德拉科撑开一把不大不小的伞,替哈利遮去屋檐不断滴答下坠的水珠。
  这一次哈利没有再拒绝马尔福的好意,可能是比起马尔福的虚情假意他更厌恶雨天。他乖顺地站在伞下边,用和旧友攀谈一样的语调问道:“看出什么头绪了吗?”
  德拉科略表遗憾地摇了摇头,视线落在波特湿了一半的肩膀和鞋子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选择靠近一些,和波特保持一定距离,对谁来说都更加安全。
  波特的半张脸遮在伞下,德拉科只能看到他的嘴唇张张合合,像一只缺氧的鱼。
  半晌他听到波特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我快分不清什么是实什么是虚了。”
  德拉科马尔福思考着这句话,他想了又想,最后把伞挪过去,把波特全身笼罩在伞下,用小声却又绝不是安慰的语气说:“没关系。”


Tbc
(欠阿亚老师欠到心虚……夜半赎罪)

评论

热度(163)

  1. MerTypewri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