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

雷安真好

【Claim Me】Chapter 4 Copycat

Typewriter:

  【1】


  证物组很快来现场采集证据,哈利注视着瓢泼大雨看了好长一段时间,回过神时才注意到马尔福已经同助手一起率先离开了现场,马尔福的伞却还在他手里。他打量了那把伞几眼,收伞走至一旁加入了罗恩和金斯利的讨论。


  “我们什么也没看到。”罗恩的脸有些涨红,他一边同金斯利解释一边激动地挥舞着手,”吧里黑了很长一段时间。”


  “这个嚣张的恶棍。”金斯利捂着脸,朝警戒线外举着摄像机频频上前的记者们竖起中指并大声吼道,“别拍了!”


  金斯利的怒火并未击退记者们,他们无视了金斯利的呵斥,变本加厉地沿着警戒线密密麻麻围成一圈,托举着话筒等待伺机打探吧内发生的命案。


  “这群鲨鱼。”罗恩嘟囔着,“一嗅到血腥的新闻就往这涌。我敢说他们爱惨了那个逍遥法外的连环杀手。猜猜明天的标题,开膛手杰克再现酒吧?”


  “罗恩。”哈利打断了罗恩的抱怨,他的神情严肃起来,并放慢了说话的速度,他的双眼直直注视着罗恩,“你是值得的信任的。”


  这听起来并不是一个疑问句,更像哈利的自言自语。罗恩困惑而犹疑地点点头,身子因镜片后那双澄澈又锐利的眼睛而颤栗。哈利思索了片刻,然后转向等候着的媒体,他们依旧在线外高声询问,义正词严地要求警员们透露些许消息以保护公众的知情权。哈利淋着雨走到了他们面前,抬起手示意众人安静,在喧闹声变小后看着镜头说道:“很遗憾,我们还没能抓住那个连环杀手,这是他犯下的第四桩罪,他借着黑暗残忍地夺去了一名舞女的生命。”


  “哈利先生!请问您如何能肯定是同一名杀手呢?”


  “杀人的手法有相似的地方。”


  “能具有说说吗?”


  “这将有碍本案的调查,不方便透露。你代表公众讨要知情权,我给了。我代表警局向你讨要保密义务,请你予我们同样的尊重。”


  【2】


  哈利说完后半弯下腰抬起了警戒线,背对着媒体的方向离开了,有几个报刊的记者想去追,却被采访哈利的那位同行劝住了,尽管他们有些不舍这个特别报道的机会,还是识趣地选择与其余记者待在一起。罗恩见状连忙也出了警戒线跟上了哈利,他有些惊叹地邀过了哈利的肩并由衷地赞叹:“伙计,你是怎么甩掉这群嗜血鲨鱼的?”


  “圣地亚哥的斗志加一点点心理学。”哈利朝他眨眨眼。


  罗恩笑起来:“圣地亚哥的斗志可没使他带回那条大马哈鱼,你在利用心灵学操控人心。”


  哈利摇摇头:“别说得那么难听,只是一点小技巧而已。”


  罗恩怂恿着他:“说说看。”


  “这么一堆记者比警察还多,人数上我们并不占据优势,靠吼靠赶是起不到作用的,因此我们要针对个体瓦解他们。先挑一个带头的,给一点点他想听到的。所期望的东西一旦得到,往往是一个人较为放松的时候,在这时代表群体逼迫他回馈你给他的信息,可以给对方施加一定的压力。”


  罗恩听得频频点头:“总能奏效吗?”


  哈利耸耸肩:“至少这次他们没跟上来不是吗?”


  罗恩深表同意,继而拧起了眉:“我和你的看法有些不同。在杀人手法上,我觉得不是同一个混蛋干的。”


  哈利侧过脸看着罗恩,他的眼中露出了笑意:“我们的看法是一样的。我敢肯定那是只模仿犯。”


  “你跟媒体说这是同一个人干的。”罗恩扬起了眉毛,若有所思地指出。


  “他们会帮我们大肆宣传的,希望那两个家伙喜欢关注新闻如何报道他们的‘杰作’,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好地把他们丢监狱里。”


  “Bravo!”


  “对了,马尔福刚才是用左手还是右手递伞给我?”


  罗恩没能继续沉浸在设套给罪犯的喜悦中,他张大了嘴,因这个匪夷所思的问题而瞠目结舌。


  【3】


  “这是个棘手的案子。”哈利推开了法医室的门走了进去。


  “你永远改不了不敲门的坏习惯是吗?”马尔福偏了偏头,借着手术刀上的反光看着门口的哈利波特,”你知道,我可不会像那些教授一样欢迎你进来。”


  “给我一些意见怎么样?”哈利无视了他的讽刺,兀自把折好的伞放在了杂物台上。


  “向我请教?波特,看起来这次你的确走投无路了。”马尔福不紧不慢地安放好了刀具,转过了身的同时摘下了面罩与手套,“换个地方吧,除非你不介意死尸的味道。”


  “我不介意。”哈利飞快地打断,他的眼神在马尔福的白大褂上停留了一秒而后又飞快地转开,“我不想打扰你的工作。”


  “你期望我一边剖开她一边和你聊天?你高估我的解剖学和一心两用的水平了。”德拉科腰抵在停尸台上,双手交叠半笑不笑地昂着下巴,“别假惺惺了波特,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


  “第一个是愤怒,第二个是懒惰,第三个暴食,第四个是淫欲。他有套杀人模式。”哈利简洁地说着,他的视线片刻不离德拉科的脸,“但丁的七宗罪,我解出来了一半。”


  “如果你怀疑我的话,不应该向我暴露你的思维。”德拉科凝视着哈利,“你该更小心点。”


  “谢谢你的建议,但我说都说了。”哈利并没有否认德拉科的话,也没多解释他的怀疑从何而起,他自始至终保持着平静,“信息对等,我说了我知道的,轮到你了。”


  德拉科斟酌了一会儿哈利的话,开了口:“行凶的有两个人。”


  哈利眯起眼,他走近了手术台,也拉近了与法医的距离:“右撇子和左撇子,高个和矮个,犯罪大师和青涩的模仿犯。”


  “不知内情的人说不定会联想到你和我。”德拉科戴上手套,拿起手术刀切开了舞女的腹部。


  “那么你才是那个青涩的模仿犯。”哈利露出了一丝带着些许冷意的微笑,德拉科闻言手停了一停,继而沿着凝结的伤口慢慢划开口子,小心翼翼地把钢管取了出来,他抿着嘴没有回答波特的话。


  “你知道我所有的秘密。”哈利靠近了德拉科,他倾身贴在他耳边低声说道,“你侧写了我。公平起见,这回轮到我侧写你了。”


  【4】


  停尸房再度剩下他一个人时,德拉科终于放松了紧绷的肩膀,并生理性地浑身打颤。他竭力保持着冷静走向椅子,扶着椅把坐了下来。他闭上眼,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波特的话,他依旧能闻到波特身上古龙水的味道。


  他任自己陷入回忆,最后却挣扎着狼狈而逃,一身冷汗地从椅子上站起离开了停尸房,并用尽最后一丝理智关上门。有些讽刺,是韦斯莱紧跟了上来并递了一杯白兰地给他。


  “那道尸体确实让人难以忍受。”韦斯莱生硬地找话,他并不知道他反胃的原因,这是个好消息。


  德拉科一口饮尽了那杯白兰地,他惨白如纸的脸色慢慢恢复了一点血色。


  “我刚才看到哈利进去了一会儿。”罗恩观察着马尔福的表情,试探着问,“呃——你们说了些什么?”


  “金斯利派你来监视波特的?”


  “什么?不!为什么我要监视他?”


  德拉科拧起眉:“金斯利总是喜欢刁难有前科的人。我以为你知道几年前哈利波特杀过人。”


  罗恩的眼睛瞪得巨大:“你说什么?”


  “他因谋杀汤姆里德尔被捕。”德拉科顿了顿确定罗恩跟得上他说的话,“逮捕他的人是金斯利的前一任邓布利多。或许换个词会准确些,哈利波特到警察局向他亲爱的导师自首,最后因案情特殊和他杰出的侧写天赋被保释,十二个陪审员被他的辩词打动并同情他的遭遇,第一轮投票他们就全票投他无罪。”


  “你在编故事。”罗恩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开始不安地啃指甲。


  “不信的话你可以好好看看你这位搭档的资料。”


  “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个?”


  “这个舞女是被一个模仿犯杀死的。”


  “闭嘴马尔福!你别想诬陷哈利——”


  “我只是指出一种可能性。苏格拉底曾同格劳孔说‘最好的守卫亦是最好的盗贼’,他们知道如何寻找弱点给予痛击。”


  罗恩陷入了沉默,他一言不发了很久,最后有些迷茫地看着马尔福,小心地问:“哈利波特为什么要杀里德尔?”


  德拉科侧过身背对着罗恩,嘴角微微往上翘了翘。


  ————————————————————


  又老了一岁><


  别人生日都是出去玩出去看电影而我在填坑!简直太乖了是不是阿亚老师!。终于赶在12点前发出来,脑细胞死了一半quq。


  夸夸自己,然后祝自己更皮更刀更好学更社会。

评论

热度(170)

  1. MerTypewri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