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

雷安真好

【Claim me】Chapter 2 : Empathy

Typewriter:

  【1】




  星期一的早上哈利波特出现在了警局,见他的第一面金斯莱就凭他多年的警长经验察觉到这个侧写师身上有着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究竟是什么他倒也说不出来,只能一边摸着没刮干净的胡渣一边观察。




  这个年轻人不走正门,招呼也不打一声就从警局的暗门走了出来,把一堆正在喝咖啡闲聊的警察们惊得瞠目结舌,半晌才手忙脚乱地纷纷举起手枪对准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不速之客。




  哈利波特扫了一眼对准自己的枪口,十分乖巧地举起了双手。乔治小心翼翼地靠近他,卸掉了他左手托着的一罐甜牛奶,弗雷德则拿走了他的右手握着的纸袋,警惕地研究里边的煎饼是不是浇满了汽油。




  一片死寂下他有几分好笑几分无辜地看向弗雷德并诚恳地问:“我能再吃一口吗?”




  “把早餐还给他,你们这帮蠢货!”金斯莱命令道,他离开办公椅,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走向哈利波特,热情地同他打招呼,“欢迎加入我们,波特先生。很抱歉让您的度假提早结束了,但我们确实需要您的帮助。”




  “等下,老大,你刚才是说了波特吗?”乔治下意识摸了摸下巴。




  “是的,我想他是说波特。”弗雷德跟着嘀咕。




  他们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地拍手叫道:“哈利波特!”




  愣怔在原地的警员们面面相觑,不知是谁带头,连忙都把枪给收回枪袋。他们情不自禁地围聚上前,好奇地打量这个金斯莱口中顶尖的侧写师和其余人有何不同。




  乔治兴奋地握了握哈利的左手:“给你,你的牛奶。”




  弗雷德则摇了摇哈利的右手:“给你,你的煎饼。”




  哈利朝他们微微笑了笑,左右手并施取回了他的早餐。金斯莱则瞪了两位下属一眼,他们果断地闭上了嘴。一人一边从楼梯两侧跑下去,在一层又聚到了一块。他们一人一边把罗恩夹在中间,朝他挤眉弄眼,瞧啊,我们跟顶尖侧写师握手了。罗恩翻了个白眼,不屑地嘲讽他们刚才一遍一遍又检查人家早餐的愚蠢行径。双胞胎哥哥们不服气地辩解说这是警察的职业素养,倚在解剖室门口的马尔福却突然开口插了一句,是警犬的职业素养。话音刚落就遭到三个红头发的瞪视。




  “你为什么不从正门进来?”金斯莱一边引着哈利下楼,一边漫不经心地询问他。




  “我的飞机晚点了,如果不从后门进来我会迟到的。”哈利扮了个鬼脸。




  “你吓到我的属下们了。”金斯莱严肃地说,他试图保持住自己的威严。




  “被枪指着的可是我。”




  哈利的抱怨却轻而易举地打破了金斯莱的伪装。他忍不住露出微笑并同哈利开玩笑:“但他们以为你拿着化学牛奶和爆炸煎饼。”




  “我的错。”哈利咧嘴一笑,他与金斯莱并肩站着,和新同事们开始彼此之间的自我介绍。




  金斯莱发现哈利并不是一个健谈的人,被人群包围着他会有些局促不安,交谈时也会时不时垂下眼睑避开与人的直接对视。他更多地倾听而不是诉说关于自己的事,或许是这种腼腆和谦逊博得了警员们的好感。在谈话结束后他们再不在意之前哈利波特那场别开生面的出现,反倒纷纷抱怨永远不会准点的航班起来。金斯莱十分满意这种和谐的气氛,他既为下属们的包容感到骄傲又忍不住怀疑是这位侧写师的性格替他赢得了众人的接纳。还是说他使了什么心理学上的把戏,才在如此短的时间使所有人放下排斥?意识到这种可能性金斯莱皱起了眉毛,并突然想起并不是所有人都在这,他捏了捏鼻梁扭过头朝那个性格孤僻的法医招了招手。




  德拉科的背终于离开了解剖室的门,他不卑不亢地走向他的同事们,不需他开口,本来聚在一起的人群就像红海在摩西前一样自然而然地分成两排。哈利抬起头,他的眼睛向左右分别一瞥,匆匆掠过分开的人群后又回到正中间那条空出来的小道上。他的视线仿佛有轨道牵引的列车,直直向前不偏不倚与另一个人的锁在了一起。




  金斯莱感觉到气氛有一丝说不明道不白的诡异,他误认为是这两个人过强的气场冲撞,于是友好地作为中间人为他们打破僵局:“哈利,这是我们的法医——”




  “马尔福。”




  金斯莱花了一点时间才意识到这个名字并非来自德拉科的自我介绍,而是从哈利波特的牙关里挤出来的。马尔福扯了一个不甚友善的假笑,他慵懒地挥了挥手无视了摸不着头脑的同事和上司,背过身抱着文件夹走回了解剖室,并反脚一勾带上了门。




  罗恩办公桌上的一杯水为此震出了一道波纹,那不轻不重的关门声谈不上挑衅但也绝算不上礼貌。




  【2】




  罗恩是个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但这不妨碍他把警局里的侧写师们当成预言家崇拜着。他们一定是天赋异禀并且在后天经历过了一些训练才能调用出这种酷炫的技能——尽管当前的科学无法解释这种魔法一般的能力从何而来,但罗恩坚信总有一日学者们能基于无数案例总结出规律。说不准还会吸引来一群热衷各种主义的教授建立起一套全新的理论体系。




  与哈利的交谈让他有了新的认知。和罗恩一样,大多数人包括侧写师自己都受困于思维盲点,默认侧写师靠预判未来协助警察逮捕罪犯,哈利却另辟蹊径地指出他做的是还原过去。罗恩不得不感叹这个金斯莱口中的顶尖侧写师确实比普通级别多那么几下子,他忍不住了解更多关于哈利波特的事。就比如说,他和马尔福好像认识彼此。




  “我们是大学同学。”哈利脱下了白手套,坐到了钢琴椅上。琴盖上映出一个皱着眉的他,他叹口气调整了一下眉毛,掀开琴盖并将手放在琴键上,右手滑过一黑一白一黑一白,奏出了一段升调。




  罗恩小心地把钢笔装进了密封袋交给了取证组,随意找了张圆桌坐下,跟服务生要了两个三明治和两杯牛奶。他喜欢在餐厅办案,还能顺带把早餐吃了。




  “什么酱?”侍者拿着小本写写画画,头也不抬地问顾客。




  “随便。”他无所谓地回答。




  “蜂蜜芥末,牛奶里加两颗方糖,谢谢。”




  “你常来这家店?”罗恩惊奇地问,哈利已经从钢琴椅上跳了下来,坐到了他对面。




  “不,这是我第一次来。”哈利摇摇头,见罗恩一脸怀疑他不得不解释道,“这是我的个人口味偏好。虽然去不同的餐厅,我会点一样的东西,除非他们没有。”




  “唔。”罗恩若有所思地问,“像强迫症那样吗?我妈妈总喜欢把挎包挂在衣架左边,大衣则挂在右边。如果来访的客人不小心挂反了,她还会不厌其烦地把它们调个方向。”




  “你有很强的观察力,罗恩。”哈利的眼睛亮了一亮,“人的行为重复多次后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习惯,如果某些习惯被搅乱而反作用于心理,衍生不安、焦躁的情绪,就有了强迫症。连环杀手们多半有强迫症,他们并非随意地挑选目标,否则侧写就失去了意义。我们的工作正是从已有案件中探查建立某种逻辑联系,然后预测下一个受害者可能是谁。”




  “您的餐齐了。”侍者为他们端上了早餐,并因无意听到哈利的话忍不住驻足,他好奇地朝罗恩和哈利瞥上两眼,在罗恩的瞪视下不情不愿地端着餐盘离开了。




  “侧写师的工作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秘。”哈利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我们依据现场的蛛丝马迹,去想象案发时发生了什么。必要时还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个罪犯,以什么样的握刀姿划开受害人的喉咙。”




  罗恩战栗了一下,他猛地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试图压抑住胃部不适的反应。




  哈利似乎从神游中回过神来,注意到罗恩的反应,他顿时收敛了脸上的微笑,愧疚地前倾身子一手搭在了罗恩的肩膀上:“抱歉,我——”




  “没事的没事的!”罗恩大度地摆摆手,“我见过各种血腥的场面,应付得来这个。但不得不承认你的描述让人听起来怪毛骨悚然的。这种想象真实吗?”




  哈利顿了一下下,他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又像是在考虑是否该回答。罗恩不抱希望他能得到答案时,哈利却又开了口。




  他垂下眼睑,缓慢又轻轻地说:“太,真实了。”




  罗恩抖着手去够三明治,这次就着剩下半杯的牛奶才去除了背后的凉意。他放弃了向哈利波特学习这个技能的打算,代价太恐怖了。


    


………………………………


以后每章都会尽量起个小标题,鼓励大家学英语,培养人才翻译外网粮造福此圈。(……)


Empathy:the ability to share another person’s feelings and emotions as if they were your own.



评论

热度(161)

  1. MerTypewriter 转载了此文字